小龙女

黑暗森林(二)

  第一章在 http://xiaolongnu953.lofter.com/post/1f5440e0_126b567a

  当洛基恢复知觉时,他躺着,感到身上无一处不疼。钝痛,刺痛,让他睁开眼后眼前景象模糊重叠了好一会才逐渐清晰。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从灰尘遍布的地上站起来。
  脑袋嗡嗡作响,晕眩感在他站起来后差点没又将他摁回地上。他是多么渴望再躺下一会儿——不是在温暖柔软的床上,只是在这干硬不洁的地上。
  但现在绝对不行。他的脑子里惟剩一个清晰的念头来支撑着他。事实上就在他昏过去的时候这个念头还一直在他脑海里尖叫盘旋直到把他吵得不得不醒。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地方。
  他不知道这里是个什么地方。但他起码还能确定这里绝对不可能是那个蝼蚁遍地的地球。
  “拜托。”洛基咬着牙低声诅咒道。“以Thor那个大傻瓜的名义,这是个什么鬼地方!”
  这是一颗不知名的小行星,荒无人烟。不要说有什么建筑,这里还没有两块能垒起来的石头。这里或许要比小行星B-612(《小王子》中小王子居住的小行星)还要小。洛基来这里干什么?
  宇宙魔方……洛基回忆起他在不久前究竟做了些什么。哦,对了,一场战斗。发生了一场战斗——他们和那个准备把半个宇宙炸了的紫头灭霸的战斗。
  而正是宇宙魔方把他传送到这里来的。可事实上他本来打算去的地方是地球。算了吧,抱怨也没用。来都来了,只能考虑怎么才能搭上另一艘飞船前往地球。想来宇宙魔方也已经尽力了。为了把尽可能多的阿斯加德人塞去地球,他还差点赔上了自己。看来宇宙魔方可能是超负荷出了点问题,把他扔到了这个连萨卡星都不如的破地方。但那些之前传送走的人应该还能平安到达地球。就让他们去通知那帮地球人灭霸准备去地球度假这个消息吧。他现在要考虑的还不是这个。
  清醒了许多。他现在得在这个星球上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索尔。
  索尔也受了伤。
  在战斗中死了很多人。当然,这是肯定的。在看到灭霸时洛基变了脸色。清醒如他自然知道若他们直接和灭霸那群人硬碰硬会有多么可怕的后果。撤退是唯一的计划,除非他们想在这里全军覆没。
  “但宇宙魔方不能落到灭霸手里,Loki,你和我提过他的目标。他们如今要前往地球,是不是?”索尔说。“我们不是来给他们献宝的!”
  “我想你不会预备着在这里就把他们挡住,对吧,brother?”洛基问。“这是不可能的事。”
  “当然,我知道。但他们不会让我们这么轻易地撤退,我们在这里就有一场仗要打。”索尔转过头来对他说。“他们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了,Loki,我们的运气得好起来。尽量避免更多人的伤亡,不能交出宇宙魔方,还有,我们得尽快给地球上我的伙伴们报信。这就是我们的目标。”索尔说这话时甚至笑了一笑:“班纳一定要带上,他是得尽快回到地球了。”
  命令很明确。或许他们完成了。他们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索尔受了伤……
  洛基跌跌撞撞,步伐不稳地走着。他和索尔是他们那边最后通过宇宙魔方撤离的人。他记得他拼命扶着索尔,在灭霸离他们咫尺之遥时逃离。魔方可能也把自己给传送到了地球,最好如此。那么既然他在那时和索尔在一起,魔方可能会把索尔和他传送到一个地方。
  没有两块能垒在一起的石头……
  还是有的。
  就在那里,两块石头垒起来的地方,他的哥哥就在那里。
  但洛基查看索尔的伤势时,他的心沉了下去。
  为什么会这样。
  在那么多几乎致命的伤中,不,伤可能不算什么,它们毕竟还没有致命。
  乌木喉不知什么时候给索尔设下幻术的,才是最让洛基害怕的。
  他的哥哥,索尔,被困在那幻境中,无法醒来。
  弗丽嘉曾经告诉过他幻术的可怕,她对他严肃地说:“最大的敌人,最可怕的威胁是自己,Loki。困在自己的梦中是非常可怕的,你知道吗,美梦让你沉沦,犹如陷入泥沼,噩梦则让你陷入无休止的恐惧之中,让你丧失掉一切勇气。幻术摄取你的记忆,用你的幻想来对付你,用你自己来对付你,这是很恶毒的,比受了肉体上的致命伤更恐怖,因为这也是在受伤,在心灵之上。”
  幻术会让人停留在过去。弗丽嘉警告他。在梦里。于是这个人失去了未来。
  不,不不。洛基咬着下唇。他要救出索尔,从幻境中伸手把他拉出来。
  可是,怎么做,他应该做什么?
  洛基叹了一口气。
  这是个很重要的决定,但洛基做出来并没有花多长时间。因为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对不对?
  以他对索尔的了解,幻境会俘虏索尔,在很快的时间内。所以索尔现在只能指望自己。而洛基随后伸出手,触碰了一下索尔的额头。
  他设下了一个结界用于保护索尔。当然了,索尔现在无法行动,马上他也要进入幻境,两个无力抵抗的人不能碰到危险。设下结界很耗力气,但他不能让他哥哥冒险。
  再说进入幻境之后也不需要那么多魔力吧,他只是要做个指引者。他想。
  他不会去想自己佷可能回不来这件事。
  做他人幻境中的指引者最终会代替那个人跌入幻境。再没有人来指引他,这个原来的指引者。
  他要代替他的哥哥活在过去,活在噩梦里吗?
  洛基的手停在索尔的额头上,然后他轻轻地抚摸着他哥哥的脸颊。
  他以后碰不到了吧,这张现实中的,索尔的脸。
  可以停留在过去的人是我而不是他。洛基注视着索尔时想。他是阿斯加德的王,他代表着一个国家,一个一定要迈向未来,不能停滞下来的国家。所以他不能在这个地方裹足不前。而我。他自嘲地一笑。我是谁。
  “或许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我是阿斯加德的救世主。我是救他,救他们的人。”他喃喃地说道。“看来一直都是唯一人选。”
  他把脸贴近索尔的脸。泪水在他没有察觉的时候落到闭着眼睛的索尔的脸上。
  “嘿,brother。”他笑着说。
  “I'm coming。”
 

评论(1)

热度(7)